1. <fieldset id='dyswr'></fieldset>

      1. <span id='dyswr'></span>

        <code id='dyswr'><strong id='dyswr'></strong></code>
        <ins id='dyswr'></ins>
        <dl id='dyswr'></dl>

        1. <i id='dyswr'></i>
          <i id='dyswr'><div id='dyswr'><ins id='dyswr'></ins></div></i>

        2. <tr id='dyswr'><strong id='dyswr'></strong><small id='dyswr'></small><button id='dyswr'></button><li id='dyswr'><noscript id='dyswr'><big id='dyswr'></big><dt id='dyswr'></dt></noscript></li></tr><ol id='dyswr'><table id='dyswr'><blockquote id='dyswr'><tbody id='dysw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yswr'></u><kbd id='dyswr'><kbd id='dyswr'></kbd></kbd>
        3. <acronym id='dyswr'><em id='dyswr'></em><td id='dyswr'><div id='dyswr'></div></td></acronym><address id='dyswr'><big id='dyswr'><big id='dyswr'></big><legend id='dyswr'></legend></big></address>

          斬妖劍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无翼乌全彩漫画大全m_无翼乌全彩漫画大全m鸟_无翼乌全彩漫画大全少

            清朝末年,有個在北京謀生活的湖南人唐立山,經常在東曉市收破爛。東曉市也稱鬼市,賣的全是些來歷不明的東西,真偽都有,傳說有人花小錢買瞭件不起眼的東西發瞭大財,但更多的是上那兒淘便宜貨,結果上瞭大當的消息。唐立山為人謹慎,加上沒什麼本錢,上當無緣,發財也是無緣,不過心裡總盼望有朝一日時來運轉,能夠賺上一大票。

            有一天,唐立山搖著撥浪鼓,走過一傢雞毛店,裡面有人喊:“收破爛的,你看看這些東西要不要?”唐立山過去一看,卻見是一堆破衣爛衫,還有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雞毛店其實就是客棧,住的全是乞丐這一類人,房錢極便宜,因為沒有被褥,就拿雞毛稻草堆成一堆,好讓那些叫花子窩一宿,避避風寒。

            這種地方當然不會有什麼好東西,唐立山隨手翻瞭翻,見衣服破爛得連納鞋底的人恐怕都不要,倒是有個破燭臺可以當廢鐵收。

            他問起這些東西的來歷,店主說是個老叫花子留下的。這老叫花子住瞭一宿,沒挺過夜裡的寒氣,凍死在店裡,還耗費瞭自己一張破草席,這點東西賣出幾個錢,算是收回點本。

            唐立山胡亂收瞭兩樣,一樣是那個破燭臺,還有一樣是塊木片。木片倒是上好的紫檀,又光又硬,原先應該很長,不過現在斷瞭大半,隻剩下寸許,上面還刻瞭些奇奇怪怪的花紋。唐立山也不知道這塊紫檀木有什麼用,心想拿來當響板倒是不錯。

            收破爛的得走街串巷,唐立山也不例外。又有一天,他去鄉下收東西,走到瞭一個很偏僻的村落,回來時天色已晚,他見路邊有個道觀,便想借住一宿。走進去才發現,這道觀破得不像樣子,大殿上三清像都已面目不清。他在大殿邊打掃幹凈一塊地方,躺下睡瞭。

            睡到後半夜,忽然聽到一陣響動,像是風雨將近,唐立山迷迷糊糊地心想真是好運氣,要是露宿,非淋得透濕不可。睡得正香時,鼻子裡隱約聞到瞭一股腥臭氣,他猛然驚醒,眼前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見,便準備打著火看看。

            剛一打著火,唐立山就嚇得慘叫起來。原來就在不遠處,竟然有一條大蛇正盯著他,大蛇遊走不定,卻又欲進不進,似乎怕他。唐立山暗暗叫苦,心想這道觀裡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一條蛇。他心裡想逃,但雙腿都嚇得軟瞭,而且擔心自己一起身,那蛇上來便是一口。

            一人一蛇對峙瞭大半宿,唐立山見這蛇始終不敢向前,倒有退縮之意,但似乎又不敢退,心想這是怎麼一同事?這時他已鎮定瞭許多,卻見那蛇隻要稍微一動,自己的包袱也隨之鼓起一塊,當蛇要退走時,包袱便又癟下去。他很清楚自己的包袱裡面根本沒有什麼活物,便想是不是有老鼠想偷吃幹糧,鉆瞭進去,而蛇是跟著老鼠追過來的?要是把老鼠放出去,蛇定然就追著老鼠走瞭,自己也好脫身。

            於是他拿起包袱解開瞭。剛一解開,包袱裡忽然飛出一道金光,不等唐立山回過神來,卻見那條大蛇的蛇頭落在瞭地上,身子還在不停扭動。再看包袱,裡面沒什麼異樣,也不再會動。

            這條蛇被殺瞭,唐立山生怕還會有別的蛇出來,下一回天曉得還會不會有這種怪事發生,當即連覺也不敢睡瞭,馬上起身逃出瞭道觀。

            走瞭一程,天色快要放亮時,遠遠地聽到身後有人叫道:“前面的君子請留步。”唐立山心想是不是遇上搶劫的瞭,自己一個收破爛的沒東西讓他搶,萬一那強人見搶不到東西惱羞成怒,把自己殺瞭那才叫冤。

            他不理會這叫聲,隻管快步向前走去,卻聽得身後又有隱隱的風雷之聲,塵土飛揚後,一個人影極快地追上來,簡直和飛一樣。他看呆瞭,不知來者是何許人。眼看著逃也逃不過瞭,他索性往路邊一坐,心想那強人來瞭就和他明說,要是那人惱怒瞭想殺自己,好歹拼個魚死網破。

            待那人追上來,他才發現原來是個腰插鐵笛的道士。道士剛才一陣快跑,此時也是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一見他,卻行瞭個禮道:“先生可是方才在‘澄心觀’借宿之人?”“澄心觀”想必便是那破道觀的觀名,唐立山點瞭點頭道:“是,你想做什麼?我一個收破爛的可沒東西給你。”道士卻深施一禮道:“我知道先生乃是世外高人,遊戲風塵的劍客,貧道姓韓,想拜先生為師。”

            這話一出口,唐立山頓時蒙瞭,叫道:“你吃撐瞭?我哪是什麼高人劍客。”可是這道士死活不信,說:“貧道本是‘澄心觀’的觀主,‘澄心觀’被蛇妖盤踞,因為鬥法落敗,貧道被蛇妖趕瞭出去。這幾年專門去深山造瞭幾口寶劍,但能不能斬殺蛇妖還是心裡沒譜。隻是剛才一回來,發現蛇妖已被高人除瞭。此地如此偏僻,路上除瞭先生再沒旁人,除蛇妖的,舍君其誰?”

            唐立山見這道士說不通,便將經過說瞭一遍,還說那條大蛇怎麼死的,自己都不清楚,就看見包袱裡有道金光飛出,蛇頭便落地瞭。自己這包袱裡全是些收來的破爛,道士若要就拿去好瞭。

            道士見他不像是推托,便說:“先生將包袱打開,讓我看看吧。”唐立山一打開包袱,道士見到那塊紫檀木就雙眼發光,一把搶過來細細查看。唐立山這才發現紫檀木上沾染瞭一些血跡,道士將血跡擦幹凈,卻見木片上那些花紋變得清楚起來,隱隱還有金光透出。

            道士長噓一口氣,問唐立山這是哪兒來的,唐立山說是從雞毛店收來的,原先是個老叫花子的東西。那道士嘆道:“這是斬邪威神劍的一截啊,那位老前輩定然是遊戲風塵的劍客。”他問唐立山能不能把這東西給自己,唐立山心想有賺,便拿足腔調說這可是無價之寶,自己要帶在身邊防身的。

            道士猶豫瞭一下,從身上解下一塊玉佩道:“這是傢傳之物,雖無靈氣,卻也是塵世之寶,拿這換你的斬邪威神劍吧。”唐立山見這玉佩很是通透,所值定然不菲,已是千肯萬肯,生怕道士反悔,拿過來就走。他走得快,那道士走得更快,也像是占瞭多大的便宜一般。

            唐立山後來找瞭個古董鋪將玉佩賣瞭,那老板一見玉佩就大吃一驚,請瞭高手來細察,用兩千兩銀子收瞭下來。唐立山問這玉佩怎麼這麼值錢,老板告訴他,這是當初韓文公所佩,極為珍貴。

            唐立山記得那道士自稱姓韓,便說原來韓文公是個道士。老板啐瞭他一口,說韓文公乃是唐宋八大傢之首的韓愈,哪裡會是道士。他有個侄兒倒是道士,也姓韓,便是八仙中的韓湘子,古董鋪門上就刻有暗八仙,也就是八仙手中所執的器具,那把笛子便是代表韓湘子,卻不知那道士和韓湘子有什麼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