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oju0n'></fieldset>

    2. <tr id='oju0n'><strong id='oju0n'></strong><small id='oju0n'></small><button id='oju0n'></button><li id='oju0n'><noscript id='oju0n'><big id='oju0n'></big><dt id='oju0n'></dt></noscript></li></tr><ol id='oju0n'><table id='oju0n'><blockquote id='oju0n'><tbody id='oju0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ju0n'></u><kbd id='oju0n'><kbd id='oju0n'></kbd></kbd>
      1. <i id='oju0n'><div id='oju0n'><ins id='oju0n'></ins></div></i>

        <code id='oju0n'><strong id='oju0n'></strong></code>
      2. <ins id='oju0n'></ins><dl id='oju0n'></dl>
        <span id='oju0n'></span>
        <i id='oju0n'></i>

          1. <acronym id='oju0n'><em id='oju0n'></em><td id='oju0n'><div id='oju0n'></div></td></acronym><address id='oju0n'><big id='oju0n'><big id='oju0n'></big><legend id='oju0n'></legend></big></address>

            醫心

            • 时间:
            • 浏览:23
            • 来源:无翼乌全彩漫画大全m_无翼乌全彩漫画大全m鸟_无翼乌全彩漫画大全少

              街上喧鬧聲傳來時,王仁甫正在醫心堂和白忠孝對坐品茗。

              聽著外面日本兵嘰裡咕嚕的叫喊聲和皮靴重重敲擊青石板街道的聲音,白忠孝的手一陣顫抖,綠瑩瑩的茶湯淋濕瞭面前攤開的醫書。白忠孝長嘆一聲,這群蠻夷又在搶掠瞭,這日子啥時才是個頭呢?

              王仁甫側瞭身子仔細聽瞭聽,依舊低頭無語。

              二更天時,急促的拍門聲響起。王仁甫輕輕拉開門,閃進兩個人影,其中一個受傷者被另一個人拖瞭進來。王仁甫扶傷者躺下,端起油燈仔細查看,隻見來人腿上已被鮮血浸透,一條腿幾乎被子彈穿成蓑衣,幾處白森森的骨茬明晃晃地露瞭出來。

              白忠孝拉過王仁甫,悄悄地伏在耳邊說,師兄,怕是青龍山遊擊隊的吧,日本人追究起來,咱倆可就沒命瞭。

              王仁甫看瞭師弟一眼說,傷者必救,這是師父的規矩,你不記得瞭?白忠孝就囁嚅著退到一邊,心驚膽戰地聽聽窗外的動靜,不再說話瞭。

              王仁甫先是取下墻上的皮囊,捻起一枚銀針,在麻油燈上燎過,然後紮進傷者的穴位。片刻,汩汩流血的傷口便止住瞭血。王仁甫伸出一隻手一點一點地捏著,把碎裂的骨頭復位,再敷上草藥,揩掉頭上的細汗,牽出後院的騾子,套上車,扶傷者躺瞭上去,目送兩個人在黑暗中離去。

              翌日,門外飄起瞭膏藥旗,日本兵長驅直入,把醫心堂翻瞭個底朝天,然後抓走瞭一旁瑟瑟發抖的白忠孝。

              不幾日,人們看到白忠孝點頭哈腰地圍著日本鬼子大隊長宮本一郎轉來轉去,才知道白忠孝醫好瞭宮本的頭痛病,成瞭日本人的軍醫。

              白忠孝帶著宮本走進醫心堂的時候,王仁甫正捻著他的寶貝銀針,一枚一枚地仔細看著。宮本一郎進門就喝退瞭身邊的隨從,雙手抱拳說,久聞王先生神針大名,今日總算有幸目睹瞭。王仁甫隨意一笑,點點頭,算是打招呼瞭。

              宮本也不客氣,單刀直入地說,聽貴師弟白先生說,令師曾傳針灸秘術於你,可否讓在下看看?

              王仁甫正色道,中華醫術博大精深,乃我民族之瑰寶,豈容異族覬覦?先生死瞭這條心吧!

              宮本也不惱,笑笑說,貴國氣數已盡,冥頑不化是沒有好下場的,勸仁甫君學學令師弟吧,識時務者為俊傑。王仁甫拱瞭拱手,算是送客。宮本一郎沉下臉來說,仁甫君再好好想想吧。說完,帶著手下走瞭。

              過幾日,白忠孝獨自一人來瞭,勸王仁甫投靠日本人。白忠孝告訴王仁甫,宮本懷疑青龍山遊擊隊隊長劉一飛當日受傷是他救的,這一條就足以殺瞭王仁甫全傢。白忠孝還說,宮本有頭痛病,一高興或是一發怒就頭痛得滿地打滾,要不是念在王仁甫的神針可以救他,早就抓瞭王仁甫進日本人的大牢瞭。

              王仁甫笑瞭笑說,咱倆師出同門,你就可以治他,而且可以憑著手藝盡享日本人的榮華呀。

              白忠孝拉著王仁甫的手說,師兄你明知我的針灸術不如你,我隻能治得瞭宮本一時呀。

              王仁甫拍拍白忠孝的手說,好吧,你坐下,我把師父的針灸術教給你,你就可以治好宮本一郎的病瞭。

              白忠孝坐在椅子上,王仁甫捻起一排銀針,悉數刺入白忠孝頭頂,片刻後取下,對白忠孝說,這神針之妙就在於針的深淺不一,深一毫則當場斃命,淺一毫則治不瞭根本,師弟切記啊。

              七日後,宮本頭痛病再犯,白忠孝依著師兄傳授之術,將銀針一一刺入宮本的胖腦袋,片刻間宮本隻覺得神清氣爽,而紮完針後白忠孝卻頹然倒地,再無氣息。宮本哈哈大笑,心說這小子真是膽小,知道治好我的病我就會殺掉他,卻自己先嚇死瞭,有意思。宮本揮揮手,讓手下將白忠孝拖到荒野棄屍。自此,宮本的頭痛病不再犯瞭。再去醫心堂時,卻見人去樓空,王仁甫已不見瞭蹤影。

              再說白忠孝被扔在荒野,被青龍山遊擊隊發現竟是當日救過隊長的先生的師弟,就抬上瞭山準備找個地方掩埋,豈料一鍁土下去,白忠孝卻長出瞭一口氣,醒瞭過來。活過來的白忠孝不敢說自己幫過日本人,就留在瞭遊擊隊給傷員治病。

              幾個月後,宮本一郎指揮手下圍攻青龍山,遊擊隊已經彈盡糧絕,眼看著青龍山就要被攻下。宮本手舞軍刀大笑,正指揮著日本兵最後沖鋒的時候,突然覺得頭皮一麻,頭痛病又犯瞭。宮本丟瞭軍刀,捂著腦袋直挺挺地倒下去,一蹬腿死瞭。遊擊隊乘機反攻,全殲瞭日本鬼子。遊擊隊員不解,不知為什麼沒人擊中宮本,宮本卻自己死瞭。隻有白忠孝不語,他心裡比誰都清楚。

              醫心堂再次開張的時候,日本人已經投降。王仁甫端坐在草藥味彌漫的大堂裡,白忠孝也進來瞭。白忠孝進門就跪在王仁甫面前說,師兄,我沒能遵從師父教誨,幫瞭日本人,害瞭別人也差點兒害瞭自己呀,要不是師兄紮我幾針,恐怕我已是罪人瞭呢。見王仁甫不語,白忠孝又說,你紮我我再紮宮本,一樣的針法,咋就治死瞭宮本呢?

              王仁甫哈哈一笑說,宮本病在身上,一針進神經止住疼痛,再一針刺出腦血管微疵,欣喜若狂自會出血而死;而你身雖無病卻病在心神,一針刺你靈魂出竅,再一針刺你回歸正道,是為醫心啊。

              白忠孝跪地不起,王仁甫雙手攙起白忠孝說,心已歸正,就忘記過去,我教你師父的神針絕技吧。

              自此,醫心堂名震省內外。新中國成立後,王仁甫和白忠孝被雙雙聘為省醫學院教授。